龐宗祥收到的案件撤裝潢銷裁定書。
已回到家的龐宗祥。網站優化照片由本人提供
  昨日下午,在經歷了6年牢獄之災後洗碗機,43歲的廣西欽州市浦北縣村民龐宗祥終於重獲自由,回到家中。
  2007年8月,在廣東廉江市做裝修的龐宗祥被莫名卷入廣西北海系列搶劫致人死亡案件中,並於2008年被北海市中級法院判處死緩。案件經廣西自治區高院兩次發回重審,今代償年11月2 1日,北海市檢察院對該案撤訴獲法院准許。
  案件雖撤銷,仍留有尾巴,涉案四人仍未獲完全自由,其中龐宗祥和香傑武辦理取保候審,一年之後才會給他們一個租辦公室是否真正無罪的定論,此前被判死刑的陳虎及被判有期徒刑9年的王勛因涉另案,目前仍在押。
  回家
  獲得自由的消息對龐宗祥來得有些突然。在2008年一審被北海市中級法院判處死緩之後,案件上訴到廣西自治區高院,高院將案件發回北海重審,龐宗祥仍被判死緩;再度上訴,再次發回重審。但自2011年8月以來的兩年多時間里,北海市中級法院再未開庭審理。
  11月22日下午,龐宗祥在北海市看守所收到北海市檢察院撤回起訴獲北海市中級法院准許的裁定書,案件撤銷也意味著他可以重獲自由。
  自由仍有限度。龐宗祥的辯護人———廣西港天律師所律師龐信祥向南都記者介紹說,目前對龐宗祥、香傑武兩人只是辦理取保候審,一年內如沒有新的證據和事實指控,一年之後應依法宣告無罪,他們才算是獲得真正的自由,並可以提起國家賠償。
  在從北海返回浦北縣的家途中,龐宗祥對這個來之不易的自由沒有特別興奮,“我不懂北海市檢察院為什麼要這麼做,沒有什麼證據證明我犯罪,這樣搞是要面子還是怎麼樣?”
  畢竟重獲自由,龐宗祥的親友頗為他高興,在返家途中,不斷有親友與他會合。昨晚,龐宗祥更是在家裡擺下15桌酒席“大宴賓客”。
  因為無法承受突如其來的打擊,加上身體有病,龐宗祥的父親從幾年前一直癱瘓在床。昨日下午到家後,父親勉強從床上撐起,父子倆抱在一起,眼淚止不住往下流。
  “心裡還是很高興,六年的冤屈終於洗脫,但看到同齡人的家裡都蓋起樓房,而自己六年青春被浪費,沒法賺錢,沒法給父母更好的照顧,又很傷心”,龐宗祥邊吃飯邊對南都記者說。
  涉案
  六年多前,龐宗祥一直在北海和妻子、弟弟一起做裝修生意,後因北海工程停頓,三人又一起轉戰廣東省廉江市,繼續搞裝修。2007年8月8日,他在廉江被北海刑警抓捕,此後一直關押在北海。
  龐宗祥莫名被卷入的案件,是2007年1月至3月間,北海市先後發生五起摩托車司機被劫案,其中司機楊貴崇、馬海濤被搶劫致死。
  根據此前法院審判的情況,一名叫王勛的男子因盜竊罪被北海市公安局海城分局抓獲後,“檢舉”其遠房表兄陳虎及“光頭佬”、“烏痣九”與他共同實施上述搶劫案。
  對於王勛所說的“光頭佬”和“烏痣九”,無論是王勛還是之後到案的陳虎,均不知姓名、住址。而北海警方認定,龐宗祥即是“光頭佬”,香傑武為“烏痣九”。
  2008年10月23日,北海市中級法院做出(2008)北刑初字第31號一審判決,認定陳虎、龐宗祥參與四起搶劫,判處陳虎死刑、龐宗祥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王勛有期徒刑9年。
  陳虎、龐宗祥均不服該判決,上訴至廣西高院。2009年8月4日,廣西高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裁定撤銷原判,發回北海中院重審。
  北海中級法院重新開庭審理後,仍然判處陳虎死刑、龐宗祥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2010年5月6日,陳虎、龐宗祥不服該案重審判決,再次上訴至廣西高院。廣西高院於2011年11月23日、24日在北海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開庭審理後,於2011年12月8日第二次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銷原判,發回北海中院重審。
  王勛所稱的“烏痣九”———被警方認為的香傑武,在此時方到案。在此案再度發回重審後,香傑武獲知自己被網上通緝,以為弄錯了,於2011年12月13日在親友的陪同下,主動到北海市合浦縣公安局十字派出所說明情況,聲明自己沒做過違法犯罪的事,要求撤銷對他的通緝,但被北海警方逮捕。
  疑雲
  廣西高院發回重審的意見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而在庭審中,多位律師就該案證據提出質疑。
  龐宗祥的辯護律師龐信祥告訴南都記者,在檢方指控的證據上,從被告人的有罪供述看,在同案人數、聯絡方式、作案工具、作案過程、逃跑方式和路線等方面,被告人的有罪供述每次均不相同,各個被告人的供述也自相矛盾。
  對龐宗祥等人涉案的指控中,除兩名司機死亡外,另有兩名被害人,但辯護律師認為,被告人供述的作案時間、作案工具、逃跑路線等均與受害人陳述不符。此外,被告人供述的作案人數、作案工具、作案結果、逃跑路線等與現場目擊證人陳述均不符,而所供述的天氣情況、作案工具、作案時吸的香煙、被搶摩托車的停放狀態等均與現場不符,“就像各自在編故事,最後無法編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律師進一步指稱,上述供述的取得涉嫌刑訊逼供。律師介紹說,龐宗祥在被警方抓捕三天后,才被送進看守所,陳虎、龐宗祥在每次開庭均聲稱受到偵查人員三天三夜的刑訊逼供,兩人均曾撞牆自殺,但最後被迫按照偵查人員的要求簽字或自行編造搶劫故事。
  在多次庭審中,龐宗祥等均不認罪,稱有罪供述基本上是在偵查機關的審訊場所作出,無罪供述均是在看守所作出,且均是在沒有律師會見過的情況下翻供。
  在庭審過程中還暴露出多處不合邏輯的細節。律師指稱,陳虎的父親陳修珍於2007年3月18日死亡,偵查機關調查後確認:陳虎3月18日晚從廣東搭車,次日即3月19日早上回到博白老家奔喪。從陳虎老家到北海有200多里遠(往返400多里),途經的二級公路當時處於停工狀態,路面坑窪不平,往返時間約需7小時。3月19日晚,陳虎在家守靈時,如何能奔襲200多里到北海與龐宗祥共同搶劫,次日早上再奔襲200多里返回博白老家繼續守靈?
  龐宗祥的律師介紹稱,龐宗祥夫妻及表弟於2007年1月6日至12日在200裡外的欽州市小董鎮為其姨婆建房子,證人證言和建房現狀足以證實,公訴機關卻指控他參與了1月8日、1月10日晚北海市發生的搶劫案。另檢方指控的3月19日晚案發時是農曆二月初一,龐宗祥當晚在浦北老家與村中人賭博。相關證人出庭作證後,又經偵查人員、高檢檢察官分別補充偵查詢問證人,但仍認定其作案。
  自由
  該案一審中王勛由法院指定辯護律師為其辯護,陳虎、龐宗祥等人的辯護律師始終為其作無罪辯護。在二審發回重審後,龐信祥律師稱,之前的辯護律師均承受了較大的壓力而退出。
  彼時,北海適逢“四律師案”爆發,2011年6月,北海楊在新等四律師被以涉嫌偽證罪拘押,引發全國律師關註。
  龐信祥律師也從多個渠道得到消息,感受到自己面臨同樣的執業風險。龐信祥向南都記者介紹說,他從龐宗祥家屬處瞭解到,北海警方在對龐宗祥案的補充偵查中,他也成為偵查的方向,家屬被詢問,律師對家屬說過什麼?從看守所帶出什麼話來?
  龐信祥為此向全國律師求援。爾後,來自全國各地的律師楊漢卿、王衛華、劉金濱、賈慧平、王春剛響應聲援,分別擔任陳虎、龐宗祥、香傑武的辯護人,會見上述被告人,併為龐宗祥、陳虎申請解除強制措施,但法院以沒有超過羈押期限為由,駁回申請。
  自2011年8月,廣西高院再次發回重審後,律師們均在為案件再次庭審做準備,卻意外地等來了撤銷案件的結果。
  北海市中級法院在落款日期為11月21日的裁定中稱,北海市檢察院於2013年11月19日,以證據發生變化,不符合起訴條件為由,撤回對龐宗祥、香傑武的起訴。該院認為北海市檢察院撤訴符合法律規定,予以准許。
  龐信祥律師介紹說,他接到北海市檢察院關於撤銷案件的電話時,對方還對他說,現在是證據不足,如果有新的犯罪事實和證據,可以再次起訴。“我對他們說可以,有新證據可以起訴,但怎麼會有新證據呢?就是徹頭徹尾的一個假案,從頭到尾都沒有證據”,龐信祥對南都說。
  “能撤銷案件是一個初步的勝利,正義雖然來得晚了一些,但還是來了”,參與代理的律師在博客中如是感慨。“如果沒有律師們的死磕,不可能有今天的自由”,一直為哥哥香傑武奔走的香小麗對南都記者說。
  對龐宗祥和香傑武而言,案件的撤訴意味著宣告他們無罪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但陳虎和王勛因涉及到其他案件,目前仍在羈押中。陳虎所涉的另一宗搶劫案中無人員死亡,他雖無性命之虞,但重獲自由尚需時日。
  南都記者 張國棟
(原標題:被羈押六年後“死緩犯”回家)
(編輯:SN077)
創作者介紹

ko45kocqx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